她在美丽的翠海边寻梦——陶子《翠海拾梦》序
作者:阎雪君 | 来源:丝路金融文学网  | 时间:2018-03-08 17:16


陶子自己经常跟我说,她与我的交情其实也就是两张照片的交情,因为前不久又见了一次面,又合照了一张照片,所以又开玩笑的说就是三张照片的交情。三次见面都是因为金融系统相关文学活动,但是初次见面我就对这个80后的青年作家印象深刻。随着交流的日益增多,我对这位年轻的作家十分的喜爱,欣闻她的新作《翠海拾梦》梦幻成真,便情不自禁,欣然作序!

陶化玺,笔名陶子。人如其名,初见陶化玺这个女子,并不觉得她有多漂亮,她也不是平常意义上那种美女作家,柳叶眉杏壳眼等等什么的。吸引人的恰恰是她身上由内到外渗透出来的那种聪慧和沉静,就像一个陶子,猛看上去有点质朴,细品,却是一种温玉的雅致。      

这就不由使我想起了古代《吕氏春秋·仲冬纪》里的名句"陶器必良火齐必得",范景文的"延师择友,陶成佳士",还有谢灵运的"共陶暮春时"。突然间,我觉得陶子其实就像一个美丽的匠人,在黑土地上的翠海边,以土作陶,像匠人烧制土陶一样,同时也在用淬火锻造着自己,在金融这片热土上,成长为一名优秀的作家,化蛹成蝶,化土成玉!

后来,跟陶子交流多了,才知道,陶子祖籍江苏,身上难怪有江南女子的幽静和温柔,出生于东北,又有北方女子的大气和幽默,是典型的外柔内刚的女子。所以她给人的最初印象娴静犹如花照水,但接触久了发现行动好比风扫春,是一个行动力、执行力比较强,工作有思想、有能力、有方法的人。她是我们金融作协系统比较年轻的管理者,特别是作为黑龙江金融作协的秘书长,从黑龙江金融作协的组建至今良好的发展,做了较大的贡献,是难得的又有才华又有组织能力的青年才俊。

陶子的新作《翠海拾梦》,纵观共分为四个部分:《踏浪归来》、《扬梦远航》、《朝夕拾贝》、《初入沧海》。陶子说她从小的梦想是当一名作家,并且对大海有独特的情怀,希望住在海边有落地窗的房子里创作春暖花开、面朝大海是许多文人墨客的情怀。

梦想都是美好的,但真正敢于追梦实现梦想的人并不多,文学创作是一件苦差事,但是她确能一直坚持在路上。作为一名业余文学爱好者,她大学期间就开始在报纸、杂志发表文章, 2011年就出版了处女作长篇小说《开在象牙塔的玫瑰》。一路走来,她现在已经是哈尔滨市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黑龙江金融作家协会秘书长、常务理事、编辑部主任,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系统里出类拔萃的知名作家。

听陶子说过,因为受祖父的熏陶,她对文字有着一种天生的钟情和挚爱。她大学毕业本来有进入某报社集团工作的机会,但是遭到了全家人的极力反对,后投身金融系统仍初衷不改,热爱有加,笔耕不辍,创作硕果压枝。

根据她的成长历程,咱们就从后往前说,该书的第四部分《初入沧海》主要收录她早年在银行系统内刊发表的工作随笔二十余篇,《搬家》、《交行咋能正常开门》、《不会签名的阔佬》、《一个道歉值多少钱》,这些都是基层银行网点的日常和写照,形象、生动而真实。我问她,你做了信贷以后的工作怎么只字未提,她神秘的说积蓄力量,留给以后的长篇。

同时她作为单位著名的笔杆子,她还监管单位的党务和监察工作,加之本职做信贷工作,为单位撰写了大量的工作材料。基层工作是繁忙的,可想而知她常常是放弃了很多个人的休息时间,尤其作为一名年轻的母亲,爱人因为做工程常常出差,很多材料和文章都是她哄睡孩子之后半夜进行的创作。这种坚持、韧劲、耐得住寂寞的精神在年轻人里是少见的,所以说文学是苦差事不是假的,但是文学也是成就人的,她的努力付出和汗水取得了现在的成绩,实现了她现在的文学梦想。

她说自己也曾有过迷蒙和彷徨。记得过去一段时期找不到组织,靠文学发展个人发展比较缓慢,她也曾一度徘徊想放弃文学梦,但庆幸她一直难以割舍,没有搁笔。该书的第三部分《朝夕拾贝》主要是她早期创作未公开发表的作品,主要是描写青年的爱情和感悟,《林叶》、《流星》、《一针一线织起的爱情》等描写的都是校园爱情,该部分略显稚嫩和青涩,但是文学需要这种成长的过程。因此,陶子对中国金融作协的成立自然是欢呼雀跃的,有种找到组织找到家的感觉。我也跟着金融作协沾光,陶子当时虽然一直未能跟我谋面,对我也是心存感激。后来黑龙江金融作协成立时,她当然不甘落后了,像一只蹦蹦跳跳的小鹿,在金融这片热土上跳跃着成长着,直至成为作协的骨干和主力军。

该书第二部分《扬梦远航》主要是陶子为其女儿所写的日记及文章;至情至理、至真至纯,就像她在首片文章《女儿》描述的那样,陪伴女儿的成长是幸福而快乐的:"我们还一起看过很多的风景春天我们一起到野外去等待小草发芽,夏天我们一起穿着花裙子去捉蝴蝶,秋天我们一起采摘金色的树叶和果实,冬天我们一起堆过很多个雪人生活不可能都是一直风景如画,但我坚信有我的陪伴女儿必将用自己的方式惊艳了时光,惊艳了岁月!"用浓浓的深情表达了一名年轻母亲对孩子和现实美好生活的热爱!

此书第一部分《踏浪归来》是她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于近期在媒体、自媒体发表的作品,部分作品之前我都已经读过。笔端藏秀气,意蕴藏哲理,陶子文笔时而俏丽若三春之桃,譬如《亲爱的闺蜜》、《梦江南》、《学画》、《萧红印象》等,写的比较灵动、俏丽而有生机!《萧红印象》中说"萧红笔下有一片神奇的后花园,伴着翠绿的黄瓜,艳红的倭瓜,也结出了一个天才作家。";《亲爱的闺蜜》中说"谁的青春没失恋过,谁的青春不干点坏事,谁的青春没同居过,谁的青春没做过学霸"。文笔时而清素若九秋之菊,如《一封家书》、《爷爷》、《婆婆》等,写的质朴、清新,部分话语感人至深,例如《一封家书》里的"敬爱的祖父,已经不能见字如面,但我相信思念是一种力量,在相隔的岁月中可以穿越时空带到亲人的身边。"。文笔时而又凡心禅语悟人生,例如《对不起竹》中说"花都如此何况人呢?";《也谈美女是怎样炼成的》中说"我不仅是花瓶,我这里还装着一汪清泉足可以养花!",《愿你的心中有一片乐耕园》中说"有一片静心的园子,内心应该是波澜不惊的吧?";《谁的男人谁负责》里说"不要再相信"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句老话,女人应该像男人一样大胆的说谁的男人谁负责,从此彼此影响,共同遇见最好的自己!"。

这里我不得不着重提一下,此书其中还收录了对我的书评《黄土地里长出来的《天是爹来地是娘》。她说"《天是爹来地是娘》文章一开头就被作者丢到了一个黄土高原贫穷的村落里,黄土高原卷起的浓重泥土气息呛得我膛目结舌,但似乎又有一点熟悉的味道,仿佛嗅到了诺贝尔得主莫大爷的味道,所以我好奇的问主席你俩是一个村的不?"

"闻过了泥土的气息,大地本来的面貌便扑面而来,丰沃的土地像健硕的女人臀部,带着一点招摇孕育着一代又一代的生命,黄土的丘陵像女人的胸脯,用波涛汹涌的乳房和甘甜的乳汁哺育了一辈又一辈的农民。此书立足于这样一片土地之上,讲述了一片土地与一群人的故事,在这片独特而神奇的土地,你无需停顿与思考,除了像庄稼或者野草一样勃勃生长之外,任何的小资小调、山水田园在这片土地之上都显的苍白和多余看到开头我突然就调皮的想,如果张爱玲站到了这片土地,会不会也像我们这片土地之上的农民兄弟一样,放两个响屁才会觉得酣畅淋漓。"

"黄河的水生生不息的流过这片土地,作者说庄稼汉的信天游唱也唱不完,而我说这本书的意义还真需要再研究研究"

当时我看见这篇书评时比较震惊,因为一般下属很少敢给领导写书评,她不但敢写,而且还写得相当的不错,有理有据,头头是道,部分章节在网上还被一些著名评论家借用。这就是陶子性格的真实写照,她在评论中,慧眼识金,针砭时弊,大胆泼辣,风趣幽默,极尽调侃。这篇书评让我更加认识了这个蕙质兰心的年轻作家,也让大家领略了她的多才多艺,秀外慧中。

还有,大家看她的书,不仅描写文学,还描写了日常生活,工作、家庭、美食、绘画、旅游。心随朗月高、志与秋霜洁,直如朱丝绳、清如玉壶冰。她在生活中,有心有情,心细如发,爱心如水,能将这日常的关系处理的如此和谐,描述的真实自然,如诗如画!这是一位真正把生活过成诗一般精致的女子!

"挂帆寻梦济沧海,如橼巨笔绘蓝图"。陶子作为一名出色的金融作家,已经在全国金融界及社会上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她仍然用两只手在肥沃的黑土地上,刨土制陶,化土为玺。愿陶子扎实创作,快乐生活,实现心中更美的文学梦,为中国金融文坛献上一只更加美丽精致的玉陶重器!

是为序。

                   2018年3月5日于北京金融街中国金融作协


阎雪君序文专栏



阎雪君,男,1968214日生。山西大同人,北京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文联副主席,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先后在山西阳高制药厂、阳高县农行、大同市农行、山西省农行、大同市人行、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华夏银行总行、中国金融工会作家协会供职。已发表文学作品300多万字,其中已出版《原上草》、《今年村里唱大戏》、《桃花红杏花白》、《面对面还想你》4部长篇小说;作品多次在全国获奖。其作品具有深厚的大地情结,浓郁的乡土气息和鲜明的金融特色。


[责任编辑:云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