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谷雨槐花香
作者:赵晓舟 | 来源:丝路金融文学网  | 时间:2020-04-19 09:26

清明尽处是谷雨,这是一个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季节,它唤来了燕子,招来了百灵,叫来了喜鹊,喊来了布谷,引来了蜂蝶,在葱蔚洇润中,百鸟齐鸣,蜂飞蝶舞,万物尽显风流。五年前,就是在这个时节,我闻着沿途槐花散发的芳香走进了陕西金融作协成立大会现场。

清晰的记得,当天的会议在陕西省银保监局多功能厅举行,进场的通道两旁摆满了金融作家出版的书籍,墙面上挂满了金融书画家赠送的墨宝,置身于这文化艺术长廊里,我羡慕中有些许惭愧,忐忑中略带不安。历数自己从业几十载,作品不少,精品不多。作为提名待定的陕西金融作协副主席之一,就这样不经意间跨进了这支异军突起的金融文学队伍。

成立大会那天,与我同被安排在后排就坐的是一位气度不凡的先生,年约四十开外,慈眉善目、和蔼可亲,交谈得知,此人也是陕西金融作协副主席候选人。初次见面,我俩都矜持不苟,偶有絮叨,也就互问两句,生怕打扰别人。会议结束时,大家争先恐后到室外院落合影留念,抢着在前排占位就坐,唯独我俩紧随其后默不做声,生怕一不小心误越雷池抢了别人风头。后来,才知同桌的吴先生真实身份是某市银监局掌门人。局长遇事波澜不惊,我只好泰然处之、从从容容。迄今想起那天参会的情景,每次看到当时那张合影照,虽有“众里寻己千百度”,原来“己在灯火阑珊处”之感,但已面无惭色、心无愧意。

时光飞逝,一晃过去了五年。岁月抹去了记忆,时间消解了梦想,当年的人和事都已渐行渐远,唯独能够沉淀下来的是一些文学作品,印象较为深刻的如杜崇斌先生所著《大儒张载》、杨军先生《大汉钱潮》、黄天顺先生《大引茶商》等,堪为陕西金融作协成立后的力作;姜启德先生所著《上市前夜》、李伦先生《迷失的鸟》、孙宏伟先生《趟过流金河》、王宏先生《夜宴》等独领金融题材风骚;程峰先生《清风韵雨》、吴嘉先生《梦入长安》实乃格律诗杰作;吴群英女士、张西西女士、肖照越先生、白凡先生的诗作,陈益鹏先生、白来勤先生、吴天武先生的美文,高歌女士创作的小说,薛云利、姚正鹏、贾晓东、王东、王雪峰、江思思、鲁洋等先生所创作的散文、随笔,都是我书桌上的常客。

我自叹人生短暂,欣慰文学永恒,庆幸年过半辈结识了这么多金融作家,从他们身上吸收了丰富的文学营养,这是我加入金融作协最大的收获。法国作家福楼拜说:“文学就像炉中的火一样,我们从人家借得火来,把自己点燃,而后传给别人,以致为大家所共同。”在过去的五年里,自己发表了一点小品文,获得了一些殊荣,这一切皆源于加入了金融作协,是作协这个平台唤醒了我的文学梦,是金融作家们的创作精神激发了我的文学热情,是文学艺术的魅力鼓舞我在文学创作路上深耕远行,我为自己人生中有这样一段经历倍感荣幸。倘若有一天,须眉皓然,老马恋栈,我会用冰心的名言与朋友共勉:“假如生命是乏味的,我怕有来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是满足的了。”

又逢谷雨槐花香,恰逢陕西金融作协将满五岁,也许是由于疫情的缘故,“丝路金融文学”圈似乎少了一点昔日的神采,多了一点今天的矜持,这让我未免有点茫然。人无趣时需要调整,而我更喜欢独自散步。时逢周末,推门而出,但见院中槐花盛开,清雅甜香,微风吹拂下,花雨如雪,落英缤纷。置身于槐树下,花香沁入心脾,令人心旷神怡。微风拂过,花影摇曳,洒落星星点点的光圈,在地上悠然自得的摇晃,恰似春心荡漾,多得数也数不清,密的分也分不开。我在想,这也许是槐花给予我生活寂寞时最好的馈赠。槐花如此,作家、作品给予我的不也如此吗?想到此,我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金融文学陕军再次起航的画面。



[责任编辑 鲁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