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谦酿酒记
作者:白来勤 | 来源:丝路金融文化网  | 时间:2019-12-22 21:15

晓谦其人,姓王而无称王称霸之骄横,颇具晓义明理之古风,虽不高大但身形壮实,貌似有“柴火行”经历。面色如麦而圆润,目似灵窍而聚神。言谈知谦和,举止具佛性。

谦本古都长安辛家庙人,家学渊源深厚。祖父为民国末年宿儒,双手书得梅花篆;新中国之初,市府政要曾与交游。父属师大高材生因家庭出身之故,运动中弃学归林泉,饱尝人间况味,幸遇改革开放,冬树逢春,桑麻争荣,果蔬繁茂,渐至小康。然树人不息,教儿育子,琢玉成器,桃李芬芳,名闻闾里。

谦幼而敏,少而聪,长而智。幼时家境不殷,祖父喜饮而不得佳酿,谦甚感无奈;上世纪末,劣酒害人,谦深恶之,发誓有生之年定酿美浆以惠天下。及长,北上内蒙黑吉辽,南下滇黔粤桂川,东赴鲁豫浙闽皖,西走新疆宁青甘,周游赤县神州,遍访酒坊酿造名师,搜寻民间真味配方,品饮九州玉液琼浆,多方类比论证,觉北人喜暴烈欢伯,南人乐绵柔怀春,东族好清香竹叶,西地爱浓情琥珀,唯凤兼香型,合关中大汉口味,始潜心为之,且琢且磨,终得奥妙,甘之乐之,一如既往。

酒之初酿,不为渔利,仅以自娱,兼供至亲厚友品尝。有友品啖后,四处传扬,声名鹊起,遂供不应求。无奈之下,另选新址建酒坊,扩大生产,饮者是飨。

临渭阳郭镇,有山曰擂鼓,林木茂盛。传汉光武帝曾在此擂鼓助军威以得名,此处有泉甘冽,饮者康尔寿,光武饮后神力倍添,擂鼓之时竟将鼓槌轮于洛阳,中兴流芳百世。晓谦访泉至此,见一处在靠大山而临通衢,形如龙凹,祥云缭绕,瑞气蒸腾,面东南以迎阳,阚流溪以濯缨,顿觉耳畔号角阵阵、金鼓铿锵,有如光武神灵再现,遂在此处树酒旗,建酒坊,凿池引水,挖窖埋锅,蒸料酵粮,数十里外,酒香氤氲。今又在坊前植玉兰,栽秀竹,筑巢引凤。

头酒既出,纯粮清香扑鼻,绵甜净爽入口,暖身舒心提气,人谓“真粮馨”!晓谦曰:“粮馨出自良心。”人谓何哉?曰:“吾酿酒,粮取精良,馨自真心,不施伪劣,不事奸猾,发上等愿,酿良心酒。稻粱豆黍好中选优,蒸拌窖酿一丝不苟,工序名师把关,谦亦步步跟踪,随时抽检。造出之酒清凉似我心,味道悠长如我愿。馈友朋世人饮,吾亦饮之,岂能以酒害吾心身复以害人乎?是故,吾酿酒,酿粮馨,酿粮心,酿良心,更酿亮心!”难怪酒坊附近,一时醇香冲天,飞鸟闻香欲化凤;糟粕落溪,游鱼得味梦成龙。

嗟夫!今之酒肆,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有以气诱人,有以色迷人,有以形撩人,有以味勾人。然则气以香注之、色以颜添之、形以剂塑之,味以料佐之,多以勾兑作弊诳欺世人。饮之与饮鸩何异?唯量之大小不同尔。吾观夫晓谦酒坊,简约不简单,温良敦厚恭谦让,胸怀融古贯今;吾品尝晓谦琼浆,清澈不清冷,礼义廉耻和劲敬,气韵映乾坤。

吾以为晓谦之酒,水为甘泉,官方证验;料选精粮,民间出产;酿属古方,深得真传;西安渭南,超市饭店;浆有口碑,不待自言;径沽而饮,神情怡然!愚将言其风行三秦波及海内,晓谦忙阻止曰:“不敢不敢,产量有限,恐令诸君不欢。”憨相溢于言表,诚意捧向人间。

昔光武饮神泉以得中兴,今吾辈饮晓谦以歌小康,不亦乐乎?有诗为证: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空杯盛日月,佳酿醉三秦。

绿风吟壮志,红尘涌瑶春。

登高咏赋诗,豪情寄玉轮。


己亥年初冬,五路口

【作者简介】

白来勤,西安人,系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陕西省文学艺术创作人才“百人计划”首批入选人员。出版散文、小说、社科专著多部。多篇散文作品入选一些省市的高考、中考试卷或模拟试卷和教辅资料、特色教材。荣获中国金融作家协会颁发的第三届“中国金融文学奖”和首届“德艺双馨会员”称号。


[责任编辑 鲁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