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金融作家方阵11】飞鸟与鱼
作者:闫少林 | 来源:丝路金融文化网  | 时间:2019-09-27 23:17

按辈份来说,杉嫄应该叫智勇舅舅。事实上他们年龄相近,逢年过节杉嫄回外婆家,房前屋后一帮小孩儿聚在一起玩耍,摘果子,玩沙包,挑兔儿灯,可以算是很好的玩伴了。

杉嫄永远记得17岁那年的正午。九月的阳光明晃晃的,高远而炽热,站在姨家堂屋,她抬眼望向远处那辽阔的山坡,一个高高地白衣少年仿佛从太阳里走下,顺着山道翩翩而来,白色衬衫的衣角随风起舞,俊美而灵动的姿态像云彩下一颗挺拔的白杨树。杉嫄一时间看呆了,任怀里刚满周岁的小东西胡乱的扑腾。

19岁的智勇说,我来看你,怕你不习惯,陪你哄娃娃。

智勇麻利地抱起小妞妞,说去河边转转,兴许有点意思。他说他帮姐带过孩子。他们沿着山路边走边说,一时间杉嫄觉得太阳也不刺眼了,风轻云淡的,连调皮的小家伙也变得可爱起来。那年大旱,河水已经干涸,一眼看过去河床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灰白色石头,即便如此,杉嫄仍然觉得孕育着家乡人的洛溪充满生命的力量,有宽阔的河道,有高挺的杨树,也有偶尔出现的野枣。那天她觉得干瘪的河床甚至都是充满诗意的。智勇在那边唤她,原来他竟在石头缝里发现了一个小西瓜!绿绿的,上面长满细细密密的小绒毛,大约有一个李子那么大。杉嫄惊呼不已,爱若珍宝,看了又看,轻轻握在手心里。若干年后杉嫄仍然在不经意地时候想起,那时的智勇怎么知道,她是喜欢这种细小、鲜活的萌物的?

智勇几乎天天来陪杉嫄,他好像很有办法,调皮闹腾的小娃娃慢慢变得听话起来。傍晚把孩子交给姨,他们顺着蜿蜒的山路走走跳跳。空气是甜香的,日子是有趣的。那天智勇带杉嫄走了另一条道,山势平缓,多了些不一样的风景。杉嫄觉得做为高中生的智勇有思想,有活力,有讲不完的奇闻异事。他为她摘了一束束的野菊花,泛着香气、插在罐头瓶子里的小黄花让“做保姆”的日子变得亮丽起来,让杉嫄从原生家庭的沉闷中解脱出来。

智勇还会在杉嫄不去帮姨带娃娃的日子,天色暮黑的时候,从偏屋的窗外轻轻的呼唤她,杉嫄就兴奋的跑出去。智勇带她去临村的朋友家玩耍,或去村边庄稼地里抓萤火虫,一闪一闪的小虫子让她的眼睛越发的亮起来。智勇带给她一种在城市里没有经历的完全不同的呵护与快乐,从幼年到碧玉,虽然并不多。智勇经常会在窗外路上喊她,这声音让人心跳不已。终于有一天,外婆发话了,说虽是本家,可你是女娃,还是不要跟他去了,免得让人看见不好。

杉嫄抿抿嘴唇,低眉轻声作答。

一个多月的暑期很快就结束了,杉嫄回到千里之外的城市上学。已经不记得分别的场景了,也许有家人在旁,根本没有什么正式的告别。就这样断了联系。再后来,有意无意的,在姨的嘴里得到了他的近况与联系方式。那些年,高考如过独木桥,无法再复读的智勇,出山去大城市的工厂打工,倒也因为聪明能干,头脑灵活,娶回了俊俏的媳妇,回到家乡造屋生子,四处做点小零活。

外婆不在了,那个布满回忆的家乡,杉嫄只是在葬礼和亲戚的喜宴以及偶尔扫墓时回去。期间要么智勇不在,要么人群中也只是寥寥数语,礼节性的点头、问候、挥手。

彼此出现在QQ联络人里的时候,他叫云蒙山飞鸟,她叫浅鱼。

小企鹅闪动。相互问好,内心却唏嘘不已。智勇说,在我的印象里,你有文才,人还漂亮,通情达理,又有本事。相反,我却怎么也走不出生活给我画的怪圈子,整天浑浑噩噩,已经变的不认识自己了。
   
杉嫄说,你别把人都想的那么好,每个人都有优势的。沉默半晌,智勇才打出几个字:知道吗,我其实才应该是那深水里的鱼,而你是蓝天里自由高飞的鸟……

我们就像天与地,鸟与鱼一样,虽然同在一个地球,但却过着两种不同的生活。其实,多少年了,远方的我一直在心里祝福你,从未停止。

杉嫄的心,一瞬间除了感动也生出一丝疼痛,不知道是自身的酸楚,还是对他的怜惜。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人生轨迹不同。但不管处于何种人生境况,这份情是值得珍惜的,无关乎物质。生活是自己创造的,如果对现状不满意,应该尝试去改变。

杉嫄无法去追朔,曾经十七岁的心跳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也许,如他所说:飞鸟与鱼,永远无交集。其实杉嫄又如何像智勇想象的那样风光无限,平顺温润呢!这些年在生活的漩涡中打转,也是遭遇了许多家庭和情感的变故与折磨。只是她常常自省,自警,以骨子里的乐观豁达接受和感悟生活的磨砺,一直在做自我调整罢了。

毕业后的杉嫄在一家银行供职,已近不惑之年的她,生活按部就班,规律而平淡。作为金融扶贫的国家队和主力军,杉嫄所在的银行勇当金融扶贫排头兵,投入了扶贫信贷资金和有效人力。因为童年的山村生活经历和珍贵记忆,杉嫄主动请缨到偏远县的乡村扶贫。

山路蜿蜒曲折,雨后泥泞、困顿难行。坐了很久的车,到村外时又刮起了大风,天气似乎变的坏了起来。路况不熟,心中焦急,杉嫄一不留神在沟里崴了脚,天已暮黑,手机也没了信号。坐在田坎上的杉嫄又疼又急,出了一身冷汗,同伴也束手无策。恰在此时,他们瞧见不远处坡上一个高高地、身形瘦削的男子慢慢踱步过来,走近了看,他的脸瘦瘦长长地,有些黑,头发也枯着,与蓝黑色布衫一起,在风中凌乱飞舞。

是智勇!杉嫄激动不已,即便天色暗沉,也不难认出那脸庞与轮廓。可叹无巧不成书,叹世间缘份竟如此奇妙!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出现在这里。智勇也惊喜的笑,简单问了情况,背起她快步来到一个农户家里,原来这是他老丈人的家。屋里没什么药物,老人也蹒跚着,神情有些拘谨。智勇跑到屋后,采了一些草药捣烂,给杉嫄敷在肿起来的脚踝处,并提示老人找出一些白布来缠绕固定。杉嫄认得,那是老家过年时蒸花馍用的布,最干净的白布。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而温暖,仿佛伤也不疼了。这情景,像极了当年他送她回家,一路拔草逗虫嬉闹玩耍;像他为她摘一把山花双手间传来的阵阵香气萦绕。杉嫄一时间竟有些恍惚。只是二十余年过去了,早已物是人非,那个阳光下意气风发的白衣少年,去了哪里?中年智勇的脸,没有了当年的白净与神采飞扬,眼睛也没了过往的亮光,连语调都变得有些沙哑混沌。智勇的手布满茧子,黝黑而粗大。他放轻力度,却也显出一些不易察觉的尴尬。

杉嫄望着对面的智勇,岁月在他身上刻下沧桑,头顶添了些掩饰不住的白发。智勇是从老家赶过来帮老丈人割麦子收粮食的。打工时结识的媳妇远嫁过去,给他生了两个孩子,小的,也到了入学的年纪。在外四处辗转劳作的智勇,最大的安慰就是休息时看看女儿发来的视频。杉嫄在养伤的日子里,深入了解到智勇媳妇娘家的情况,也就近走访了其余农人家里的困境与真正需求。她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也努力开动脑筋,心中设计了几种方案,尝试用自己的人脉和资源帮他们找到果品的销路以及后续脱贫对策。

多了些时间相处交流,沉静下来的杉嫄和智勇,都觉出彼此内心最深处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变化。他们多想回到过去的河畔,过去的远山。也许,那是对青春的怀念。人到一定的年纪,会裹紧过往的温情静心、暖心,以免在物欲社会和艰辛生活中迷失了自己。但其实,也只因他们身处于高天流云下的黄土地,身处山野包围着的青草树木间。假如换个环境呢?只怕到那时,只剩人心经历世间磨折后的万千不适与嗟叹了。

分别总有期。杉嫄离开的那天,智勇采了一把野菊花用草绳束起,装在一个饮料瓶子里递给她。杉嫄说,让孩子们好好读书,我会邮寄一些图书给你。我还会再来,会再去老家看看。要记得联络,要保重自己。

站在黛青色山峦中的智勇,望着渐渐模糊的远去的杉嫄,挥手作别。他的耳畔,小企鹅滴滴声不停回响。飞鸟与鱼也会有交集,智勇说,那是水面浅游的鱼,在亲吻鸟儿在水中的倒影。


【作者简介】

闫少林,女,陕西省汉中市汉台区人,大学文化,从事金融工作,现任西部证券汉中营业部党支部书记、营业部总经理,汉中市金融学会常务理事,汉中金融文学创作中心会员。爱好文学,热衷与文字结缘,勤于思考,善于在生活中发现有趣的事物;在多年金融从业经历中,自我加压,善思敏行,勤勉笔耕,努力保持创作的源动力,部分小说、散文、影评被杂志、内刊收录、发表,其努力在生活的修行中提升自我、体悟人生之静美,生命之博大。


[责任编辑 鲁洋]